不倒和不吃的甘南川北+泸沽湖(若尔盖—松潘-都江堰—成都)

成都—西昌

若尔盖——松潘

早饭在旅馆门口的小吃店解决了,吃了龙抄手,担担面,味道还不错。旅馆旁边还有一家“韩包子”,肉包子还行,算不上啥很特别。

睡了一晚,起大早,赶往长途车站。之前看了功略每天从若尔盖发往松潘的车只有一班,6:00发车,路程七小时。中途可以在川主寺下车,前往黄龙和九寨。黄金周的缘故,我们放弃了这两个地方,直接奔赴松潘古城。

接着去了南郊公园喝茶,体会一下成都人的悠闲,看看成都人摆龙门阵的架势。公园里的茶室,肯定饮不到什么好茶的,只是看个门道。

古城是我们这一路第一个可以休闲腐败的地方,相比丽江和阳朔,是完全不同的味道。当地居民生活的气息相对还是浓烈的,尽管旅游也没少开发。

在成都,不吃似乎就很对不起大老远的路程,在这里,吃变得天经地义。中午去武候祠附近的“皇城坝”痛吃了一顿成都小吃,点了十几样,超级畅怀。

在同来松潘的车上,“捡”了个在NGO工作的女孩,一个人上路,样子就很风尘仆仆的。同样下一站都是成都,就搭伴同行了。

下午依旧按照原定计划去了“洗面桥街”,“不倒”同学答应帮别人带“哈达”,那条街全都是买藏族用品的,逛了一下午,荷包在这里备受考验,这里的东西比锦里的,少了很多穴头,却是非常实在的民俗工艺和用品。很值得溜达,可以淘到很多宝贝。

整整一天我们都在古城里晃悠,跑到古城墙上,听NGO女孩说她在NGO的故事,她们的项目,说内蒙的胡杨林,说0和1之间的缝隙论…听她侃侃而谈,觉得她也在另一种缝隙中生活,不倒同学称她是“S”型人。

背着满满的战利品,想着晚上就要离开成都,还是觉得太过匆忙就要离开了,但是旅行毕竟是沾一沾,总要离开的,带走的无非是完全自我的一些感受,和因为际遇的不同而结识的一些人和故事。

下午,在街上有一家卖皮草、药材的店里,和老板聊了一个下午,闲就是要如此奢侈,花大把的时间。老板是个右派,当然有很多学问,和我们聊他的经商知道,聊他的货真价实,聊他的右派生活,聊他认识的活佛朋友…很好玩,不倒和NGO女孩买了他从印度带回来的手镯,还见识了很多宝贝。

在这里要和NGO女孩,“不倒“同学说再见了,NGO女孩要回内蒙继续她的项目,和“不倒”同学要回我们生活的城市再见了。

傍晚,去了很多买藏族用品的小店,收罗了些羊毛毡子,手工的毛球..还不罢休,居然教起老板怎么做生意,那里很多藏民都在这些小店里买土布,经帆步,羊毛毡子..现场可以加工成衣服,袍子什么的。可是毕竟离我们的生活喜好差很远,生意当然做不大,其实都是好东西,特别是那些个羊毛毡子,很漂亮,买回家加工绝对都是好东西。当场我们就教起老板做靠垫,搞了好一会,老板自己也是裁缝很满意我们的点子,不知道到现在是否卖出去过,好销不。要是哪天那里的小店都采用这个理念,那真是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。

傍晚,我们多少都带着要离开的心情,在“香草的天空”,喝东西想心思,本来是奔着它的甜品去的,网上很多MM推荐,可是在成都的这一天半,对肚子的挑战实在已经超越警界线了,只能来过路过了。

晚饭是在“重庆刘一手”吃的,还没到成都,就实在忍不住火锅的诱惑了,事实也是,超级爽!

此行到在这里,我们三个人暂时告别,各奔东西也。

晃晃悠悠,FB的过了一天,这一路的第一个腐败日告终。

食:午餐-“皇城坝”,点了一桌的成都小吃,才57元,爽;

住:90元/3人;

行:成都—西昌,N771卧铺,92元;

食:午餐:小欧洲餐厅,也很不错的一家店,西餐为主。那里的炒面,土豆蔬菜丸子都很不错;

西昌—盐源

晚餐:重庆刘一手火锅;

离开成都,上了去西昌的火车,之后的这一天,是这一路最充满无奈和波折的一天,有点出师不利的感觉,刚落单,就遭遇变数。

行:若尔盖-松潘,40元;

火车早上六点多就到了西昌站,可气的成都车站要在八点以后发售返城的卧铺票,所有的卧铺票都只能在八点以后发售,结果就因为等买上返回成都的车票,没能赶上去泸沽湖的车,被迫在盐源呆了一个晚上,心里这个失落啊..

松潘-都江堰—成都

从西昌去泸沽湖,每天只有一班车,8:40准时出发的。从西昌火车站可以直接做一班公交车到西昌长途汽车站,西昌有两个长途汽车站,发向市内和周边地区的,坐的时候可以询问下。如果错过西昌去泸沽湖的这班唯一的车,还有一个补救的办法就是先从西昌坐车去盐源,在那里还有去泸沽湖的车,不过最晚一班也是11:00的。这两班车因为买火车票都让我给误了,最后迫不得已只能住在盐源镇上。

松潘每天直达成都的长途车有三班,6,7,8点,准点各一班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