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驰(5)之在路上

匆匆忙忙赶到火车站,离开车只有20分钟了,突然发现好象少了点什么没买,对了报纸。赶忙又返回到地铁里的报摊一口气买了3份报纸,这下圆满了,路上的24个小时至少1/3有着落了,还有1/3睡觉,剩下的时间吃吃东西看看风景发发呆听听MP3,要是有妞的话顺便再泡一下那该也差不离了吧,嘿嘿,进站咯。

天地有大美,人生有妙趣。忘了在哪儿看到的这句话,只一眼就记住了。我们总是感叹时光太少,不知道世间有多少美景被我们生生错过,侯孝贤说:“所有的时光都是被辜负被浪费后,才能从记忆里将某一段拎出,拍拍上面沉积的灰尘,感叹它是最好的时光。”所以能够实现的梦想,一定要珍惜。

找到了,上海开往拉萨的空调特快,6号车厢。这藏独和藏区暴动一闹,确实今年进藏区的人少了不少,加上风景好的西部地区基本都在地震,似乎大家都不怎么敢去那旅行了,后来去了才发现居然连一头外国野驴也没遇到,这季节要是在去年据说那外国野驴在甘南是一群又一群的啊,那规模绝对不亚于草原上的牦牛,当然这是后话了。

D3.6月27日:天水—兰州—往拉萨

我是005号卧铺,居然5和6一共六个床位只有两个人。一阵窃喜,这下上铺的票可以睡下铺咯,爽啊!20点多准时开车,很快便看完了一张良友,倒是也正好熄灯了,那就睡觉吧。收拾停当,便占领了下铺,上周公那报到去也。睡下才发现在火车上要睡着确实不是那么容易的。车不停颠上颠下,震左晃右的,我也不禁浮想联翩。要说这以前康熙微服私访不也就坐个马车什么的,再加上那时候都是土路山路什么的,一路上的动静肯定不亚于此,而且速度还不快,这要从京城去趟江南泡个把妞,也确实不容易啊。要换个身体不怎么样的皇帝吧,比如秦始皇什么的,这样一路颠簸下来,难免不被颠挂啊。哎,古人真是命苦啊,想想现在我们新时代的年轻人确实幸福不少啊。。。

鉴于天水到兰州的路不太好走,我们起了个大早,吃完例牌的呱呱、猪油盒子后,7:30分就出发了,返程依然用了近五个小时,LG兰州的同学已定好了餐厅,一来是送交火车票,二来也给我们一家送行。还是天水风味的餐馆,点的菜都合我的心意,可能是前一天在天水吃的肉太多了,今天的菜正当其时,清淡而美味,由于时间的关系,我们没多耽误时间,麻溜儿的吃完饭就直奔火车站而去。

金沙第一娱乐娱城官网,正做着皇帝梦呢,突然被一阵脚步声连带着查房声惊醒。查房?不对啊,没出去鬼混啊,对啊我在火车上呢。好不容易睡着,又被吵醒,一看表,半夜12点多,看看窗外,原来进了徐州站了。再看看身旁,一群警察服装的人闯了进来,我好象没做违法乱纪的事吧。

紧赶慢赶,时间拿捏得一分不多,一分不少。进到贵宾候车室,刚坐定,正庆幸间,就听车站播音员用纯正的普通话:乘坐从重庆方向开来,往拉萨去的T223次的旅客们请注意,本次列车因前方路段的原因,预计将晚点到晚上10点钟,具体发车时间到时再听通知……我和LG对视了十秒钟都没回过神来,什么,没搞错吧,晚点8个小时,还不确定!MY
GOD!—一波N折之晚点风波。

“你可以起来了,睡到上铺去。下铺,中铺还有这里上和下。。。”列车员发话了,看来这不花钱的小便宜确实贪不得啊,半夜落着个被吵醒,还得挪窝腾地方。总算是彻底醒来,睁眼用力看了下,原来是徐州站新上来的几个乘客,应该是乘警。也不错啊,这下不用担心火车上包的安全问题了,只能自己阿Q一下,好不容易爬上了头也抬不了的上铺,继续睡。

郁闷没用,抱怨也没用,经再三确定,火车确实晚点了至少8个小时,我们仨一合计,别傻呆着啦,把包寄存了,出去转去,对了,刚好正上映《变形金刚2》,就这么定了,打的直奔影院,可能是周六,售票处居然排着长龙,排了半个小时才买到票,时间也还有富于,找个地方喝点饮料,这是女儿最爱干的事,要了钱就急奔NFC老头那去了。我和LG一人要了瓶老式酸奶,哎,特好喝,比什么伊利蒙牛好喝多了,你说这种价廉物美的东东在广东超市里咋就绝迹了呢。

“特娘地,俺地包呢?”

(商场外面的冷饮摊儿前,生意好的很呢)

“八四在则块啊。”

看完电影,又回到火车站,8点,听广播说,晚点到11点了。我靠!没谱么!简直。打斗地主又消磨了一个多小时,好不容易听到火车进站的通知,差点以为要在火车站过夜了。

看来徐州确实是在山东和江苏的交界处啊。这几个苏北拧和山东拧,半夜上什么车,上来把老子吵醒了不讲,还这么多废话。。。

一波N折之换票风波:三张票,两个房间,还都是上铺,想换到一间房里,都不具备条件,没下铺票!一看已经快12点了,LG说先别折腾了,好在这一个屋都是女的,先休息吧,这一天也够累的了,等过了西宁才知道有没有机会换票,明早起来再看。行,等同室的四川室友们打完斗地主,我和女儿爬上上铺休息,我还真服这俩女的,12点多了,还敷面膜,喝药,折腾了半天,绝的是第二天一早6点钟就起来了,给我困的,又不好说什么,怎么那么好的精神头。

“一天,袋鼠开着车在乡村小路上转悠,突然看到小白兔在路中央,耳朵及身体几乎完全趴在地上似乎在听什么。
于是袋鼠停下车很好奇地问:“小白兔,请问一下你在听什么?”
“半小时前这里有一辆大货车经过”

D4.6月28日:兰州—拉萨

“哇靠..这么神!..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 “他XX的!我的脖子和腿就是这么断的”

起来吧,反正也被吵醒了,泡热茶,吃早餐,跟LG会合。经过侦查,有房间从昨晚开始一直就只有一个人,乘务员是靓姐姐,当然要LG出马去搞定,几分钟后,我们全家在隔壁包间胜利大会合了,居然不用补上下铺的差价,还有更幸运的,那位室友到格尔木就下车了,至此,该房正式成为我们仨的包间!

靠,好冷啊!

( 格尔木车站,海拔2929米)

看了下表,早晨6点刚过。隔壁铺位的老男人醒的也太早了吧,醒了也不安生,这么大声讲冷笑话。冷死我了真是,盖多点被子继续睡。“二十的男人是哈巴狗,三十的男人是看家狗,四十的男人是野狗,五十的男人是疯狗。。。”饿滴神啊。。。

(T223次成都开往拉萨的列车)

回笼觉醒来已经是8点多了,隔壁的那群去拉萨的老男人小女人们也停止了冷笑话,真要命,昨天晚上就开始说冷笑话荤段子,一大早又开始说,真恨不得过去和他们一起说,真是满腹经纶无处用啊!

(餐车基本上以川菜为主,出品算不错的)

虽然拉萨前阵子刚暴乱过,不过稍微消停点了去那玩的人还是不少的。这不,隔壁大概10几号人,MS都是一块去拉萨玩的。还挺热闹,男人们荤段子不断,恨不得现身说法;女人们则是叽叽呱呱,一个个囔囔着说要求换铺位,入了狼窝。只不过都是男人们还没甩出包袱,女人们似乎便已经懂得了意思,“好黄色哦”叫个不停,这些女人啊,哎!只恨自己不去拉萨,不然一定入了他们的伙,哈哈哈!

(窗外,可可西里随处是防风固土防止沙化的地块)

把报纸都看的差不多了,肚子也有了饿意,便起来吃点随身带的干粮。一上午确实非常无聊,睡醒了吃,吃完了看报,看累了继续睡。基本都在床上解决了。

(下雨了,窗外是著名的沱沱河)

中午便到了西安,得下铺溜达溜达了,睡的是头晕背酸脖子痛的。坐在窗边的座位上,瞥几下车厢里看的见看不见的女人们,似乎没什么中意的;再看看窗外,除黄土还是黄土。长在黄土上的植物,陷在黄土里的大石块小石块,黄土砌的墙,黄土墙盖的黄土屋,混杂着无数黄土的河水,那应该是叫黄河吧,要不就是黄河的支流。

(车厢里的显示屏显示现在海拔高度5036米)

磨磨蹭蹭的算是到了兰州,一看时间已经14点多了,差不多晚点了半个多小时,希望到了西宁不要晚点太多,不然就是要晚上9点多了,黑灯瞎火不好找住的地方。对了,忘记说了,我买的是到西宁的车票,然后准备从西宁去青海湖再回西宁进甘南。当然这个Schedule也是在一番上网研究与学习之后得出的,当然和其他Schedule最大的区别可能在于我是只手闯西北,并且除去火车票只准备了一千不到的预算,也算是趟吃苦夏令营吧。一定要好好体验一把西北人民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,争取和西北人民融为一体,哈哈哈!怎么说着说着又YY起来了,真是!雄关漫道真如铁,而今还尚未迈步越呢!

(青藏线上最高的地方,唐古拉山海拔5067米)

兰州对于南方人来说应该也算是挺远的地方了,于是隔壁那些老男人们纷纷下车在站厅前合影留念,算是到过这么个地方了。我坐在车窗前看着他们猛摆着POSE不禁陷入沉思:有够傻的啊!

过了格尔木,海拔越来越高,有人开始吸氧,也有人在吊盐水,我的感觉也越来越明显,上午是腹泻,到了唐古拉山口,我开始恶心,头疼,头疼还能忍受,恶心却越来越剧烈,很久没尝试过呕吐的感觉了,真的很不爽,先开始我以为是吃坏肚子了,还吃了随身带的黄连素,后来才听列车长说,不要再吃药了,是高原反应,卧床休息吧。

“能帮我插一下吗?”

去之前我一直最担心的是女儿,因为出发之前她还在打针吃药,而且07年过年时,我们俩上到丽江的玉龙雪山都高反了,当时海拔大概也四千多。结果,这回她很争气,忙着给我倒热水,拿药,陪我说话,狠狠表现了一回,感动的我……可我还是难受,躺在下铺哼哼,再不到拉萨我怎么坚持的了呵。上吐下泻,上吐下泻,我知道,是越来越近的西藏在召唤着我,要让我净身入藏吧!

汗,一个细细的女生打断了我关于老男人们的沉思,继而进入了又一波YY。帮你插一下?求之不得啊,你想我怎么插?当然我还是装做绅士的问道:“插什么?”

由于火车晚点了9个小时,我们到拉萨的时间是晚上11点。在火车上,让LG给我事先联系好的越野车司机南杰打电话,确定接站的时间。拉萨火车站是我见过的最具特色的车站,虽然是晚上,还是能让人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民族气息,车站高大巍峨,非常大气,可惜那时我已步履蹒跚,没有兴致留一张拉萨火车站的照片。遗憾了。

抬头一看,原来是她手机没电了,想在我边上仅有的一个插座上充电。“哦,我给你插进去。”顺便再YY一把,哈哈。插完开始仔细打量面前这个女孩子:白T加黑色紧身裤,白T下自然是视野受到阻碍,裤子把微翘的PP裹的更加翘了一点,两腿还算细但不算长。中间头发往后梳了个发髻,是我喜欢的那种发型。脸型也不错,圆脸,下巴带点瓜子,有点旺夫的意思。。。总爱想太多。

南杰以藏族特有的礼节迎接了我们,给我们每人献了一条洁白的哈达,心情好了很多,我人也没那么难受了,上了南杰新买的三菱猎豹二手车,我们直奔下榻的红山酒店,酒店离布达拉只有百米之遥,步行3分钟就到了,交通极为方便,只是没有三人间,南杰事先已帮我们加好了床,可惜是小钢丝床,会影响睡眠,本着尊妇爱幼的原则,LG睡了那张小床,委屈他了,明明最高却睡的最短。房间有些旧了,但能满足我们的要求,尤其是卫生间超大,相比较房间反而有点局促。

相关文章